产品分类

新闻资讯

联系我们

狗狗品名2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狗狗品名2 >

姐姐看见我,眼圈立时有点发红。她把手里大包

2018-12-16 13:09

 
 
  “装什么?菖啊!”蝈蝈白我一眼。
 
  “喂,你好,”蝈蝈客气地说道,“我是棍的朋友,是这样,他现在语言功能基本上已经丧失,您有什么事的话,可以跟我说!”
 
  窗外橘红色的天空里,一只麻雀飞过去,又一只麻雀飞过去。午后明丽的阳光下,一群带黑色花斑的白蝴蝶在起舞。
 
  蝈蝈对着电话又嘟囔了一阵。
 
  “好,好,那待会儿见!”蝈蝈一脸灿烂。
 
 第五章5
 
  护士进来给我输上液。其间小Q问蝈蝈谁要来。蝈蝈瞥瞥玫瑰,随后朝小Q暧昧地笑了笑。小Q心领神会,知道蝈蝈当着玫瑰不好说。玫瑰觉察到他俩的心照不宣,她默默摆弄着扑克,摆弄过来,摆弄过去。
 
  “好好休息,”护士走时叮嘱道,“多吃些水果,蔬菜。”
 
  我朝蝈蝈眨巴眨巴眼,偷偷指指玫瑰。蝈蝈嘿嘿冷笑一声,伏下身,在我耳边小声说道:“二女对掐,精彩即将上演!”
 
  没想到蝈蝈会如此幸灾乐祸,他娘的,交友不慎啊!
 
  我瞥瞥玫瑰,她还在摆弄扑克,一张一张,摆弄过来,摆弄过去。她垂着头,发丝遮着脸,她牛仔裤的左腿上绣着一朵小花,那淡黄的颜色扎的我眼疼。小Q无所事事,东瞅瞅,西看看,后来索性趴在窗台上观望起橘红色天空里飞过的一只只麻雀。
 
  “一只公的,又一只公的,又一只公的,”小Q自言自语,“麻雀现在也流行搞同性恋啊!”
 
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玫瑰没要走的意思,蝈蝈也跑到窗前数起麻雀,两人不时悄声嘀咕。
 
  我猜不透玫瑰的心,她为什么要留在这,难道就甘愿承受心疼?我真想把她赶出去,她可怜,我也可怜,我不想伤害她,我还没孙子到那般田地,也许她是好奇,想看看来的到底是谁,可知道了又怎样呢,唉,这都什么事啊!
 
  有人敲门,想必是姐姐。我挣扎着坐起来,蝈蝈去开门。
 
  “棍是在这吗?”
 
  是姐姐。
 
  蝈蝈客气地把姐姐让进来。
 
  姐姐看见我,眼圈立时有点发红。她把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,扔旁边床上,不顾我还输着液,一把抱住我。姐姐将我抱得很紧,像是担心我会跑了。我猛然心头一热,眼泪“吧嗒,吧嗒”落了下来。
 
  蝈蝈朝小Q使个眼色,拽着玫瑰蹿了。玫瑰走时,神情忧伤,一脸茫然。我在姐姐怀里肆意哭泣,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。姐姐轻轻抚摸我,也陪我流下眼泪。
 
  窗外橘红色的天空里,一只麻雀飞过去,又一只麻雀飞过去。午后明丽的阳光下,一群带黑色花斑的白蝴蝶在起舞。
 
  我在姐姐怀里哭了许久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

【返回列表】

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02-2017 Www.AdminBuy.Cn 版权所有

技术支持:dedecms模板 苏ICP12345678

扫一扫,加关注